相关文章

宁夏政协重点提案直指基层医疗垃圾处理死角

来源网址:http://www.sxgxln.com/

  近些年来,随着医疗卫生事业的不断发展,农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日益增多,对普及卫生保健常识,方便城乡居民看病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医疗垃圾的妥善处理。

  须知,医疗垃圾被视为“头号危险品”,其中携带了大量细菌、病毒等危险物质,极易在流转过程中产生二次污染。为此,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全部医疗垃圾必须焚烧处理。与此同时,医疗垃圾的危害却往往被掩盖、被忽视。

  今年,自治区政协委员庄电一提交的《关于规范处理基层医疗单位医疗垃圾的提案》,被列入自治区政协十届三次会议14件重点提案之一,直指基层医疗垃圾处理死角。

  基层医疗单位垃圾处理成“死角”

  “一般乡村医疗卫生站对医疗垃圾处理不够重视,往往将医疗垃圾和一般生活垃圾放在一起,随便倒在门口路旁,甚至丢弃于小水渠中,直接污染饮用水源;有的将玻璃器皿和针头乱扔乱放,导致村民被戳伤的事件时有发生。”在固原市黄铎堡镇开办诊所的张树军痛心疾首地说,“像我们这样的乡镇卫生院、村卫生所等医疗机构,由于路途远、工作量大,所得利润低,医疗废弃物净化公司不愿来回收处理,我们只能采取简单的浸泡、毁形,然后按生活垃圾处理,给环境和人体健康带来二次污染,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实在令人担忧。在有些乡镇,环卫工人在清理日常生活垃圾时,经常可见废弃的医疗垃圾混入其中。不少农民朋友因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和良好的卫生习惯,对自己或别人使用过的注射器等医疗垃圾,不但不及时处理,而且还捡去作为儿童玩具。更有甚者,有许多器皿类医疗垃圾还被用来盛装油盐酱醋。”

  “事实确实如此,我在长期走访和调研中也发现,有的乡镇卫生院将药瓶、针管等一次性医疗用品长期随意堆放在院内不做及时处理。有的将医疗垃圾廉价处理给他人,进行所谓的‘二次利用’,还有的不加区分,一烧了之。”庄电一严肃地说,“医疗垃圾中含各种有害物质,具有极大的危害性。越是在基层、偏僻边远、交通不便地区,医疗垃圾的处理问题越突出。”

  为此,在自治区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他建议尽快出台集中处理基层医疗垃圾的管理办法,决不允许基层医疗单位再各行其是,同时相关部门应建立定期检查、监管机制,加强监管,不留死角。近日,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张守志带领调研组对此重点提案进行了督办。

  我区医疗废物处置在路上

  该提案提出后,自治区环保厅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周密部署提案办理工作。

  据了解,自2011年起,自治区连续两年将医疗废物安全处置工作列入自治区政府为民办十件环保实事,使我区在《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建设规划》贯彻落实方面和医疗废物安全处置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按照规划,我区5个地级市各建设一个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其中,在银川市建设了自治区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其处置医疗废物的方式为焚烧处置,其它4个地级市建设的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处置工艺均采用高温蒸煮灭菌工艺。截至目前,我区5家规划类医疗废物处置项目已全部建设完成,医疗废物安全处置能力为8650吨/年。其中4家已经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正式运营,固原市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已完成环境保护竣工验收工作,目前正在办理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

  2011年,自治区依托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在银川市试点探索医疗废物收集处置机制,按照“市收集区处置”模式实现银川市医疗废物的安全处置。

  2012年,在总结2011年医疗废物安全处置经验的基础上,自治区政府将医疗废物安全处置工作推广至全区,并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医疗废物集中收集和无害化处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建立了医疗废物收集、转运、处置的管理体系和财政保障体系。

  2013年,鉴于全区各市县医疗废物转运能力十分薄弱的现状,自治区环保厅下大力气加强了医疗废物转运体系的建设,争取自治区财政预算292万元,通过政府采购为全区各县、区配置了医疗废物转运车22辆,全面推进了我区医疗废物安全安置工作。

  2014年全区22个县级城区的医疗废物实现了集中收集处置,市县覆盖率达到100%,纳入医疗废物集中处置的乡镇129个,乡镇覆盖率达到68%。

  2015年1月至8月全区共安全处置医疗废物1845吨。

  多方努力力促医疗垃圾规范化处置

  自治区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医疗废物的处置无疑值得点赞,但也存在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

  “市级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没有贮存病理性、药物性和化学性医疗废物的场所和设备,不具备处置这三类医疗废物的能力。医疗机构对这三类医疗废物的收集转运不及时,有的医院超期违规贮存大量病理性和药物性医疗废物,有的医院未对这三类医疗废物进行分类收集,有的医院没有收集记录,医疗废物去向不明。总之这些问题凸显出医疗机构对医疗废物的处置管理不规范。”自治区环保厅负责人说。

  管理不规范可以慢慢规范,但制约医疗废物处置最大的难题是补助资金不到位。据了解,《意见》要求“县属以上医疗机构和乡镇卫生院医疗废物转运差额部分纳入县市财政预算”,但截至目前,仅石嘴山市地方财政给予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财政补贴,其余4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均未获得地方财政补贴。

  张守志认为,医疗垃圾属国家明文规定的危险废物,若处理不当,不但污染环境,甚至可能传播疾病,危害居民健康。而基层医疗单位废物处置工作是医疗废物安全处置的重点环节。目前,相关工作体系已初步建立,他建议各地应根据医疗废物管理面临的新情况、新特点,建立依法监管、科学监管和长效监管机制。强化安全宣传,健全问责机制。在对各医疗单位的考核办法方面,要强化各相关部门、单位的工作责任,建立齐抓共管的污染防控机制。将医疗废物管理工作纳入社会稳定和环保工作绩效考核范畴,严格实行目标考核和行政问责制。问题的处理不能只停留在原则层面,要重实效,有必要对不同地区的不同问题做针对性调整。

  “医疗垃圾已经在公共卫生领域埋下了‘定时炸弹’,为了消除危险,应该多方努力拆除这枚‘定时炸弹’,来个‘釜底抽薪’,决不能让医疗垃圾危害我们的健康。”张守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