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隔条马路不给牵网线 宁夏村民望网兴叹

来源网址:http://www.sxgxln.com/

长山头村 仅隔一条马路 宽带就是两重天

  央广网北京5月11日消息(记者王丰)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近几年,为发展农村电商和农村经济,国家大力推进农村网络覆盖,提出解决“农村互联网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但是一些地区仍然无法跨过这最后一道坎。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大战场乡长山头村,一条马路之隔 ,一边的村民能够宽带上网,一边的村民就无法上网。尽管村民一再反应,但是问题仍然无法解决。“农村互联网的最后一公里”现在虽然只剩下十几米,但是村民还是只能望 互联网兴叹。

  宁夏中宁是全国知名的枸杞产地,在当地,枸杞种植占了农民收入来源的很大比例。在中宁县大战场乡长山头村,枸杞种植大户南小芳种植了近10亩的枸杞,年产枸杞几千斤。这些年,随着农产品电商的兴起,南小芳也给自己的枸杞注册了商标,在淘宝上开起了自己网店,然而家里的网络成了她的烦心事。

  

  村民南小芳

  南小芳:这个无线网它就老断、老断,你有时候看着它像有网,其实它断网了,人家顾客在那头跟你说话呢,你没有反应,等着我看到他的消息,人家早就走了。

  现在,不给力的网络让她的网店几乎快开不下去了。

  南小芳:很多顾客他就说,我感觉你这个网店是快做不下去了,你这个价钱高低先不说,你这个服务态度有问题,我说不是!

  据了解,2013年11月份,长山头村六队100多户村民安装了电信的无线局域网,每年的费用大概在600元左右,刚开始网络还算流畅,可谁知没过多久,网络就变成了“鸡肋”。

  

  牵不上网线的村民

  今年60岁的村民张进礼是村里小学的退休教师,一双儿女都在外地工作,平日里闲暇无事,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通过网络看新闻,以及和儿女视频,而说起家里的网络,他的话语里充满了无奈。

  张进礼:你比如说我们要看一个新闻,关心一些国内外的大事,看一个新闻,你只能打开这个新闻,你把这个新闻看完了再打开另一个新闻就不行了,你还要到微机上联网,重新登录,现在我们的孩子一个在深圳,一个在西安,你想要看个小孩、孙子,视频一下都不容易。

  重新登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张进礼的演示中,记者发现重新登录一次网络的步骤多达七八步,而且每一步都速度缓慢,一次登录的时间长达几分钟。去年网络到期后,张进礼没有再续费,他说在这样断断续续的等待中上网,实在是一种痛苦。

网络中断

  为了网络的事,长山头的村民多次向县里的电信局反映,希望能给村里牵上光纤,把无线局域网换成有线宽带。而就在去年底,希望终于到来了。

  村民冯国荣:他这光纤是去年10月份就开始拉,人家说光纤11月份就过来了,但是从11月份,我们就联系,人家说快了,现在把马路那边的整个安了,后面移民点的安了,我们的得到12月份了,12月份问说得元月份了,元月份我们又追问了几次,最后说不行了。

  眼看着109国道对面的农户都装上了有线宽带,而且网速基本流畅,而国道这一侧的十三户村民却迟迟等不来安装的消息。年后的几个月,村民一直在找到县里的电信局沟通,但结果是马路这侧不能安装有线宽带。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宁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兵:现在对面是个高压线,咱们的线路过不去,要拉的话只能再多装几公里杆子绕过高压线,然后再折回来,为了那七八户要搞几公里的杆子,那是不可能的。马路上面不能过,只能走马路下面,马路下面顶管,整个马路要顶过去,那一米下来就要几千块钱,整个工程下来要四万多块钱,你像我们就一户一年收1000块钱,8户一年8000块钱,咱们是个企业,企业带有盈利目的,得考虑这块。

  记者与中国电信中宁分公司工作人员沟通

  据村民们反应,在109国道下面有一个通水渠,那光纤能否通过水渠通到马路对面呢?

  王兵:因为那个管道是公路上严格管控,不准涵管下面走线的,我们虽然和公路局经常性打交道,但是人家就拿着国家的公路法,上面就有严格的要求,那都是国道,又不是省道或者乡道。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主任牟春波也表示,目前农村联网有无线和有线两种方式,无线网络是按照流量包月方式的计费,受流量资费和带宽的限制,整体性能提升空间有限,而有线宽带,要想跨越国道级别的道路,也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牟春波:如果是普通乡间的路,他两侧架两个高的电线杆,国道因为高度限制,而且宽,它都没法弄杆,它只能底下挖洞,通过顶管过去,把光缆接过去,运营商需要经过公路管理部门同意,你才能去做,运营商肯定会从成本角度去考虑合不合适。

  长山头村的互联网难题是整个中国农村“光纤覆盖最后一公里”难题的缩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主任牟春波表示,目前我国的宽带建设还存在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一方面,在市区、县城,各大电信运营商为宽带入驻住宅小区等场所竞争异常激烈;另一方面,在不少农村地区,宽带发展依旧落后,村民们想要实现光纤入户仍阻力重重。

  牟春波:主要是投资效益的问题,现在国家去年出台了中国电信普遍服务补偿四点机制,也在支持运营商向农村地区加大投资,但是效益方面肯定跟城市地区没法比,因为农村特别是西部地区都是人口流出的省份,即使国家补贴,企业也还要贴钱,所以运营商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

长山头村

  2015年10月,李克强总理就强调,要完善农村及偏远地区宽带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缩小城乡数字鸿沟。宽带建设运行情况要接受社会监督。用信息技术促进农村偏远困难地区群众脱贫致富。

  但是对于南小芳这些村民来说,宽带入户仍然遥遥无期。企业的盈利视角,各方的相关规定,仿佛谁都没有错,但是这些村民眼看着宽带离自己仅有十几米,就是用不上。网店没法开,与家人联系不上,现代生活与他们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咫尺天涯。

  中国电信中宁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兵表示,目前他们正与移动和联通竞标国家“电信普遍服务补偿试点”项目,希望能有个结果。

  王兵:如果能把电信普遍服务补偿试点的基金竞标下来,就肯定能解决,但是结果还得等到7月份。